《窝头会馆》演出十周年听濮存昕何冰徐帆宋丹

更新时间:2019-10-11      

  2019年10月2日至10月5日,北京人艺的“现象级”话剧《窝头会馆》又登上了这个舞台,从开始售票,到该剧上演,大家对这部作品的关注与思索一直在持续升温。这种情况对于每一个了解“窝头”的人都不陌生,每逢该剧上演几乎都要经历的这种火爆场面,到今年已经是第十年。

  2009年,《窝头会馆》首演,金牌编剧刘恒携手“大导”林兆华,再加上何冰、濮存昕、宋丹丹、杨立新、徐帆等耀眼的阵容,彼时,都说北京人艺端出了一锅“金窝头”。而这“金窝头”一蒸就是十年, 十年过去,故事里还是那些人,还是那些事,而台上的人和台下的人却一起经历了十年的时光,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说不完的情感和故事,在他们眼里《窝头会馆》的火爆,是刘恒先生剧本的成功,是导演林兆华导演艺术的成功,也是剧组里每一个人一点一滴的共同成就。

  说起《窝头会馆》的十年火爆,苑国钟的扮演者何冰认为这是中国话剧发展非常好的十年,“目前话剧市场非常好,这是所有话剧工作者包括话剧观众努力的成果。我们北京人艺的戏如此受欢迎,还是大家需要我们的现实主义表演。现实主义的戏是什么?是主食。就算市面上什么菜系都有,但是米饭馒头肯定不能少。我们就是那个主食。”何冰认为,编剧、导演、演员对这部戏来说缺一不可。编剧刘恒最了不起的是他在这部剧中写出了深刻的人性——“这个戏里有苑国钟和儿子的父子情,有苑国钟和田翠兰的爱情,人与人之间的选择。”何冰说,“苑国钟是个父亲,但有些怕他儿子,为什么?因为他爱他。你只有在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怕他,怕失去他。”说到选择,他认为,在饱暖无忧的时候,人的选择很有尊严这不是难事儿,然而,当人在生存都有问题的时候,“人都在泥里了,如何选择就见人性。没有艰难的选择,如何体现选择的高贵。”《窝头会馆》对人性刻画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此。

  “这部北京题材民间的戏,讲了胡同里小四合院,家家户户的纠葛,体现了大时代背景下,老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在这些老百姓家的家长里短中,有矛盾冲突又充满了心底的善意,这是大家喜欢看的。”剧中古月宗的扮演者濮存昕说。而这部戏中,最有特点的就是京味儿十足的语言,“编剧刘恒用的都是长句型,这是北京人说话的特点,话佐料儿特别多,信息量巨大,一句话能说出三个意思来,这是北京话的特点,也是魅力所在。这真是语言的艺术。而如何说清楚,把每一层意思都传达到,让不只是北京的观众还有外地的观众都听明白,是对我们这些演员的要求。”濮存昕透露,之前《窝头会馆》去南方演出,大家还担心南方观众听不懂,结果演出效果依旧很好。“可见我们是把意思演明白了。演戏不止是说词,要说意思,演戏不止是演戏,是演人。”

  宋丹丹扮演的田翠兰,是剧中非常个性化的人物,快人快语,嘴不饶人,不少激烈冲突的戏都让观众津津乐道。“观众看到这个人物在吵架,更看到吵架背后她的诚实、善良、简单、可爱。这个人她有很多面,我特别爱这个人物。”宋丹丹觉得,自己演的这个人物,通过第三幕苑国钟对她女婿的那几句话就把人物活灵活现地刻画出来了。这个人,她再怎么跟人争吵,都是那么善良的女性。爱自己的角色,也爱所有的角色,宋丹丹觉得这部戏里的每一个人都那么值得爱,“这里有北京人特有的乐观和幽默,有小市民的善良。在那么苦的那么穷的日子里,他们还那么乐观,还在互相调侃。她跟苑国钟之间的爱情,让大家看到人在艰难的日子里,还在寻找温暖和互相给予。他们之间都过成了亲人。” 对戏中人物的每一点一滴的理解,都让演员们觉得宝贵,“我们努力,把每一点戏都打给观众,让每一个角色都丰富。”

  杨立新作为剧中有点“反派”色彩的人物肖启山的扮演者,总被问及关于如何塑造反派的问题。他直言,话剧舞台上塑造的是人物,而人物不应被贴上标签。“要说反派,我在人艺的舞台上演的角色,确实‘好人’不多。但不管是什么人,都要演清楚人物的行为和动作,为这个人物找到合理的依据。”在他心中,自己不可能是个反派。“所以在我这儿,也没有那么明确的反派正派划分。我总结肖启山是那个时代背景下特有的小恶人,为了生存做着小恶事。这些邻居,他算计着他们,也保护着他们。他为自己打着小算盘,但也没想着让别人死无葬身之地。”谈到十年来观众的厚爱,杨立新觉得这是演员心中的动力,“作为演员来说,对于每一个剧目,每一个角色都要认真对待,每个细节都不能放弃。观众这么喜欢这部戏,即使不是冲着看我来的,我也要做到不能让观众失望。”

  每次《窝头会馆》的演出,对于剧中的演员来说不像是一次工作,更像是一次聚会。金慕容的扮演者徐帆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家人,“说我们是老友聚会吧,其实把我们的关系说远了,我们就是家人。在一起排练的时候,彼此间一抬手一投足就知道对方的意思了。互相之间提醒,一点都用不着客气,就像在家里跟自己的兄弟姐妹说话一样。”从开始进剧组到现在经过了十年,演了百余场,徐帆觉得时间带给她的是一种说不出的自然,“以前还需要记词,可是演到了一百场的那一天,我突然觉得台词自然的从嘴里溜出来,对人物的感觉特别清楚。这是靠时间一点一点积累的。那坡县精心打造“边关丝路”党建示范带

  除了这五位演员,《窝头会馆》中每个人物都鲜活地立于舞台中央。台词量有多有少,可每个人物都是剧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王立本的扮演者傅迦说起自己当初拿到剧本时的迷惑,“这个人物台词也少,戏也少,给演员的空间实在不大。”带着这种迷惑,他去问了编剧刘恒,刘恒说,“你看一个窝头,放在那儿,你有什么东西是看不到的?是窝头底下的眼儿,可是没有它,这个窝头就蒸不熟。你们就是那个窝头的眼儿,放在那看不见,可是很重要。”

  “青年演员雷佳饰演的肖鹏达也是观众觉得的反派人物之一。但跟杨立新的观点一样,他也为自己的人物找到了合理性。“这个人其实很单纯,他只是出于利己的出发点设计自己的行为,他其实并没想着害人,他只是想对自己好,并且执着地喜欢着周子萍这个姑娘,想跟她一起远走高飞。即使他最后拿枪指着人,也是他自己心虚,而不是想伤害谁。”这么想着,雷佳就把这个人物演得非常流畅,而且充满笑点。

  “编剧导演演员都优秀才成就了这个戏。台上演的很高兴,可是我们排的时候经历了一个‘痛苦’的过程。”饰演关福斗的何靖回忆说,自己在剧中一个拍门的简单动作,生生排了一上午。“在我们的舞台上,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一句话、一个词、一个动作过不去都不行。”“最终想让每个人物都有骨头有肉,那排练起来不把自己撕开,没有创痛感,就不知道人物是从哪来的。”

  剧中扮演周子萍的原雨,可以说跟角色共同成长,“我们这一拨2008年进剧院,我2009年演出这个大戏,当时其实顾不上想这个本子有多好,就知道看这些哥哥姐姐们表演,真的太好了!我都看傻了。十年过去了,自己也成长了,更加理解了这个剧有多么好。我现在就想说,在大家庭里感觉真棒啊!” 同样完成成长的还有剧中王秀芸的扮演者郭奕君,“我这个人物在剧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怀孕,十年前自己的舞台经验和生活经验都不怎么丰富,剧里的哥哥姐姐们还得教我孕妇的体态是什么样的。十年中自己台上台下都在成长,也做了母亲,舞台和生活的积累,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生涩啊。能跟这样一群哥哥姐姐们对戏真是一种幸福。”

  熟悉北京人艺的观众对兰法庆和张万昆两位实力派演员印象深刻,在《窝头会馆》中,他们一个是串场人物“牛大粪”,一个是卖膏药的“周玉浦”。“一个演员一辈子能碰上这样的好剧本,真的不容易。导演林兆华排戏,让我们很放松。从开始演这个角色十年了,我给自己的评价是过得去,是观众给了我们肯定。我已经退休四年了,演一场,就要演好一场。”兰法庆谦虚地表示。同样在北京人艺舞台上耕耘了一辈子,已经退休仍然活跃在舞台上的张万昆,对于角色也充满了感情,“像法庆师兄一样,我们剧院好多老演员,对于角色都是全力以赴。我们不像在演戏,就像在这个小院里生活,一举一动都体现了人物关系。”张万昆说。

  在本轮演出中,观众看到剧中苑江淼一角产生了演员交替,因为角色年龄的适合度问题,这个让大家无比怜惜的“小淼子”从演员荆浩变成了演员周帅。舞台上的更替观众可以看到,舞台下观众看不到的是周帅排练过程中,荆浩陪伴始终,伴随他一起进入并接下这个角色。“我珍惜这个作品,这个戏从无到有,让我学到了太多。这个人物的状态很难演,得有自己的节奏。心里感受到,才能表现出来。”荆浩表示。而接过了接力棒,第一次站在《窝头会馆》的舞台上,周帅说,这是自己的幸运,剧中每个老师都是自己学习的榜样。“荆浩大哥演了十年,我能够继续演,压力是有的,希望把压力转换为动力。这个戏,能够在舞台上待着,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伴随着《窝头会馆》幕起幕落,十年的时光瞬间流转。演员们在舞台上成长,观众们在舞台下的陪伴也一如既往。一部优秀的作品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也会带给大家无尽的期待。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文化大家讲述亲历》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

  人民网文化频道与“文脉颂中华·书院@家国”媒体团一同实地走访六大书院,深入挖掘书院文化中蕴含的丰富哲学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讨书院参与地方及国家文化建设的作用、贡献,为治国理政提供有益启示。